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心情车站的博客

春有百花秋有月,夏有凉风冬有雪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反动学术权威——钱穆  

2010-01-04 22:20:0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朋友给我一本书看,钱穆写的《论语新解》。除了于丹的版本,其他版本我也约略看过,不知为什么非要给我看钱穆的。昨天随便翻了翻,心里便有些不快。虽然是两千多年前的语言,但钱穆解得更像四千多年前的语言。其实中国话本来没那么复杂,有些凭直觉就可以读出的意思,为什么要考据得那么折磨人呢。比如说《论语》八佾篇第七章,很多版本都是这么断句的:子曰:“君子无所争。必也射乎,揖让而升,下而饮。其争也君子。”意思就是君子不喜欢与人争斗。如果一定要争,比如说参加射箭比赛这样的事情,那就先互相行礼致意后再登堂比赛。比赛完下来喝杯酒。这样的争斗也有君子之风啊。就好比我们现在去唱KTV,唱之前先谦让谦让,唱完了跟大家干杯酒。但钱穆呢,非要这么断句:“必也射乎,揖让而升下,而饮。”原来钱先生穷经皓首研究的成果就是升不是要升到上面去,而是要升到下面去。还有,从语义逻辑上看,“下而饮”明显说的是比赛完了开始饮酒。但钱先生直接来了个“而饮”,好像这根本就不是射箭比赛,而是饮酒比赛。退一步讲,就算你考据对了,这种断句又有什么意义,影响读者对“其争也君子”的理解了吗?更何况读起来这么难受憋气。

        今天,似乎忘了昨天的不快,看见桌子上的这本《论语新解》,不禁又翻了两页,这次更气。“学而时习之”的“习”字本来就是实践、练习的意思,并没有现在所谓复习、温习的意思。“时”字则是频度副词,而非时间状语。学习了一种技能、知识或道理,能经常练习、实践它(从而更好的掌握技能、知识和道理,或通过实践修正所学)是多么有趣的事情。但钱老先生,不仅把“习”字解释成复习、温习,还把“时”字解为三义:其一,按照年龄;其二,按照季节;其三,按照晨夕。既然这么解释了,那就别在“白话试译”中译为“反复”了,不知道这么折腾到底是在卖弄什么?再说了,复习、温习从来就没什么可乐的。人类都有好奇心,才会把学到的东西拿去实践。每天反复读诵“学而时习之”,可乐吗?

        还有更让人憋气的。《学而》第八章,子曰:“君子不重则不威。学则不固。主忠信。无友不如己者。过则毋惮改。”钱老先生愣是把“无友不如己者”解释成不要跟不如自己的人交朋友。说出这种逻辑悖论的人简直就是脑残。从逻辑上讲,钱老要求两个朋友之间必然完全相等,如果有一个好的,则他必须抛弃那个不好的朋友,而那个不好的朋友按照论语的教诲又偏偏要死缠烂打,不愿被抛弃。从语义和论语的大义上讲,前面还“主忠信”呢,你就因为这个人不如你,就不跟他交朋友,这不明摆着一副势利眼的小人嘴脸吗,还谈什么忠信和仁义。从历史事实的角度来讲,很多伟大的人都有很多不怎么伟大的朋友。台湾的蓝绿都很敬仰、认同的蒋经国不就因为有很多社会底层的朋友而传为美谈吗。

        钱穆于1949年悄然离开大陆前往香港,又于1967年受蒋介石之邀奔赴台湾,并就任台湾“中研院”院士。除了钱穆的学生和门人,中国普通的知识分子几乎没人读过钱穆的著作。钱穆跑到台湾后一心研究朱熹,并撰写了相关的鸿篇巨制。据吹捧他的人说,他研究朱熹的重大理论成果就是发现“理”、“气”是混一的。真TMD无聊!朱熹就够反动、流氓加无聊了,竟蒙钱老夫子如此倾慕,怪不得钱穆得了一个中国最后一个士大夫的封号。蒋介石让他当个“翰林编修”,也十分知人善任了。钱老夫子尚在,则应请他吃个萝卜,理理气,别搞出些狗屁不通的东西出来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2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